<bdo id="9n9wz"></bdo>

    <p id="9n9wz"></p>
    <li id="9n9wz"><cite id="9n9wz"></cite></li>

      1. <p id="9n9wz"><nav id="9n9wz"></nav></p>
            海外搏擊

            大西榮三與國際拳道學-安天榮

            時間:2014-6-4 9:45:57  作者:中華氣功大全網  來源:www.us159.com  查看:99  評論:0
            大西榮三先生是日本著名的空手道專家。—九三二年五月一日,生于日本爰嬡縣伊子郡。畢業于日本慶應義大學。昭和二十五年(1950年),大西先生開始正式進行空手道的學習與研究,很快成為指導。從此醉心于拳書的探索,全力以赴研究拳法的規律,經過二十多年的艱苦努力,創建了“國際拳道學”。很快就為世界很多國家所接受,影響越來越大,成為國際體育項目之一。大西先生是國際拳道學聯盟理事長,兼任日本著名的幸榮拳道學館長,為拳道學的發展貢獻了不少的心血和精力。

            大西先生曾經兩次訪華,給中國帶來了拳道學的寶貴經驗。

            大西先生對拳道學的創建和發展問題,從理論上提出了很有見識的觀點,現介紹如下:

            大西榮三先生在日本國際拳道學機關報上說:

            “展望人類社會的未來,想為子孫后代留下有用的財富,約在二十多年的時間內,通過研究創建了‘拳道學’,它的中心思想是求得世界真正的‘和’。從內容上來說,拳術的技藝叫做帶護具的空手競技比賽,通過科學的依據加以闡明,使之發展為新的技術。我在拳法的研究上,是把技術、保健、歷史、教育等學問綜合起來,形成現在的‘國際拳道學’”。

            它與日本、美國、歐洲的武道體育有著根本的區別。日、美的武道體育,忽視了體育教育的真正目的,以勝負取樂。拳道學則是將勝負看成是第二位的。從比賽來看,首先要考慮對方的立場,提倡“和”的精神,勝負是由比賽者在競技比武搏斗中決定的。拳道學的競賽規則規定:在比賽中要相互總結和肯定對方的技藝水平,因此就不會產生將對方看成是敵手,而采用粗暴野蠻等動作。從而培養出“和”的心靈。在拳道學的比賽中,如果不具備這種精神,則與“泰國拳”及“拳擊”比賽完全相同,拳道學的深奧技藝也就蕩然無存了。

            在空手搏斗技術方面,如果不舉行競賽,則技術的提高是不可能的。要比賽就有各種不同的競賽方法。處于二十世紀文明時代,比賽需要安全的護衛工具。因此圍繞這一問題,昭和三十二年二月,大西先生發明了拳道學比賽的全身安全防具,使過去的殘酷比賽,變成了安全的文明比賽,通過比賽促進了拳道學技術的科學發展和提高。大西先生說:“防具的不斷改進,對提高拳道學技藝是極為重要的”。

            在探索整個拳術發展史上,必須研究中國的拳術史和其他史科。眾所周知,日本的拳術是受中國拳術影響而發展起來的。有的拳術是直接從中國傳來的,和中國武術是同源異流。

            對拳道學的指導,僅在技術上進行教練,習拳者是不易成長的。因此對習拳者要進行多方面的教育,使他們不僅是單純地學技術,還要使他們不斷地增長見識和學問,擴大視野。這是非常必要的。只傳授技術不進行學問的教育是沒有價值的。但是從現實社會來看,人類受環境的影響很大,用主觀的社會常識尺度測量事物是危險的,必須用發展的眼光去看待事物,趕不上時代的潮流,往往會被時代所淘汰。回顧日本的歷史,中世紀的武士社會,個人意識的萌芽和考慮門第勝過自己的生命,把愛惜門第的存續作為第一位;在近世紀德川家光以來的閉關鎖國時代也是如此,以維護封建制度的穩固,保持現有秩序為第一;而江戶幕府時代則固定士、農、工、商等級,鎮壓言論自由,強調盲目服從上級命令,強化社會習慣,以維持統治。這一影響的痕跡直至今日,隨處可見。群眾遵守所謂的秩序,認為秩序是絕對的,作任何事,都缺乏獨立自主的精神,依賴心強,尤其是對于國家更是賴以依存,養成思想狹窄。在這種忽視現實和對理想沒有任何追求的社會環境里學習拳術,只是研究技術,指導者傳授的是一些舊的東西,僅僅是為了繼承而已。脫離現實和對理想的追求,沒有發展和創新,這是束縛著自己頭腦的人為的框框,使人們迷失方向。對于學問的適應能力呈現出麻痹狀態,這就是日本的拳術停滯不前的根本所在。

            在現代物質豐富的社會里,人生于世,過眼煙云,社會的各種病態都陸續地冒了出來,其結果,使青少年感到,前途渺茫;或滿足目前生活,把今日有酒今朝醉作為理想,根本不去考慮將來。由于科學發達,一切都是現代化,人體健康的差距也在逐漸增大,特別是由于運動不足,體力越來越差;肥胖癥,游手好閑者不斷增加,國民的體質逐漸下降和衰退,令人十分擔憂。

            報道機關也有不可逃避的責任,很多報道機關為了營利和追求效果,傾注全力制造名家。把運動選手視為英雄和神佛,而盲目崇拜,傾注全力進行報道,對比賽的獲勝者大張旗鼓地進行宣傳,由此而引起的社會風氣,常常帶來方向性的錯誤。

            從體育角度考慮,運動是為了全體國民體質的增強,而且參加的人越多越好。什么勝利呀!記錄呀!獎章呀!固然很重要,但是比起全體國民的群眾體育運動,確是第二位的。現在比賽過重,一切為了獎牌,關系者們不惜一切代價,挑選技術優秀者,他們投入大量資金,施加猛烈的訓練,不管運動員的死活,為了獲得獎牌,爭取優勝,一年到頭無理地強迫選手們過度地使用體力。由于參加過多的競賽,精神上的負擔和壓力過重,再加上疲勞,結果帶來早亡,在運動競爭中死亡和殘廢的比例越來越高。

            保健上的問題亦不少,尤其是對人生經驗淺薄,知識未成熟,而發育旺盛的青少年,過分地贊揚,使他們在激烈的競賽中,為了勝利而拚搏,成為早死的根本原因。

            另一方面,由于擁有多數球迷、觀戰者、電視觀眾、拉拉隊和其他非法集團而拼命的吹捧、打賭、收買、金錢誘惑等等,致使一些毫無人生經驗的優秀年輕選手,過早地斷送了自己的青春。

            生長在如此惡劣,弊端重重所腐蝕的現代社會,進行拳道學的練習,必須改革拳術的教學,讓它為社會服務,立足日本放眼全人類,拳道學的出路,必須從綜合其他學問和知識領域開始,否則將意味著拳道學的消亡。

            因此,拳道學將借重歷史學、生物學、人類學、心理學、教育學、社會學、倫理學、醫學、哲學、體育理論、衛生保健、兵法等學問的研究成果來重新認識拳術。在昭和三十年代,拳術作為一門科學后,開始進行了拳道學史上的漸實驗;到昭和四十年代,反復進行了很多實踐和數據的搜集,然后通過分析、對比、研究、反省而創建了現在的拳道學。從此對拳道李的修業者,進行了科學的指導。

            對習拳者來說,不光是偏重于單純技術的指導,重要的是從學問入手,培養他們對現實的銳利洞察力和判斷力,看準將來,為了下一代青年,建立新的社會道德標準。

            大西先生說過,拳道學最早是從武道中發展起來的,并借助于諸科學的成果而創始的。但拳道學和其它科學又有明顯不同的機能和任務,故拳道學被賦予的定義,是作為新的類型拳術而問世。通過科學的研究,使之兼備倫理的思考能力,批判的精神,創造性和對人的總的洞察力,以培養獨立自尊氣概。在今天,這樣的新人為數不多,聯系到國際新人的育成,是具有一定價值的。

            習拳者不僅只作為一個受看者,還要觸及探求真理的精髓,這是賦予習拳者的巨大的喜悅。同時,要有不斷地明確問題的意識,敢于面向未知,積極地開闊新境,對于時代與社會,擔負起自己的責任,為國家專心一致地培養有用的人才。為此,拳 道學將知識的專門分化,作為前提,把體制作為母胎。實踐證明,拳道學從它誕生以來,已經成了習拳者十分喜愛知識實驗的場所。

            總之,我們所創建的拳道學,是以“太極”的見地來看待拳術和培育新人,各個學術界的專家經常和我們一起探討,研究拳道學的發展,使拳道學更好地為人類服務。

            今后,拳道學要根據社會的發展,而相應地進行改革和變動。為了新的理念和技術的確認,創造目標的設定,長期計劃的立案等,要經常摸索和研究它的規律,使拳道學向著更完美的境界發展。所有這些都是為了一個目標,培養新人才。

            綜上所述,就是大西先生在創建拳道學的過程中所做出的重要貢獻和取得的可喜成就。

            大西先生是一位謙虛好學的學者,他立志終生從事中國武術史和日本拳史的研究,并真誠希望以武術為媒介,不斷促進中日兩國人民的傳緝友誼。

            (此文部分章節由武漢市教育進修學院朱鏡澤講師翻譯,甚表感謝)

            標簽:國際 道學 

            Copyright © 2002-2012 中華氣功大全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3064025號
            韩国主播青草